网站首页 少女萝莉 丝袜长腿 卡通动画 熟女人妻 颜射系列

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国产自拍 无码专区 欧美性爱 熟女人妻 强奸乱伦 日韩无码 欧美精品 伦理影片 人妻系列 动漫精品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巨乳美乳 女同性恋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教师学生 中文字幕 大秀视频

无码专区 中文无码 直播专区 无码中文 中字专区 成人抖音 中文无码 巨乳无码 制服无码 熟女无码 乱伦无码 人兽无码 香蕉直播 在线自慰 萝莉御姐 少女破处 av女优 电车痴汉
首页- 生活都市- 工作...不是说好不这样的吗

工作...不是说好不这样的吗

「好点了吗?
  「嗯……对不起,害你还要花时间来医院一趟。」
  「怎麽说这种话?妳是我的女朋友,我当然要过来。」
  辰逸阳躺在病床上,缓缓睁开眼睛。到底发生什麽事了?
  他忍不住皱起眉,两眼瞪着惨白的天花板,头部突然一阵抽痛。
  「嘶——」他抬手想触摸痛处,愕然发现自己的手背上贴着白色胶带,里面还插了一支针头,连接着左上角的一罐点滴瓶。
  他……是在医院吗?
  「可是,现在在赶案子,你还是赶快回公司吧……啊,筱萍一定也在,加完班别忘了送她回家。」
  辰逸阳这个时候才终于辨识清楚,对话声是从隔壁病床传来的。他眨眨略显沈重的眼皮,心想那个女的还真奇怪,怎麽会叫自己的男朋友送别的女生回家?
  对他而言,只要是属于自己的所有物,他绝对会好好保护,不可能外借,更不可能让人觊觎半分。
  「我送她回家妳不会生气吗?」


  「怎麽会?」女声稍微提高了一些,「晚上她一个女生自己回家,很危险的。」
  「……我知道了。」
  「你快回公司吧,我待在这里很好的,医生说只要再观察几天,没事就可以出院了。」
  「对了,我有打电话回妳家,想通知妳爸妈,不巧的是他们刚好出国旅游了,李管家说她会来照顾妳。」
  辰逸阳转头想要打量正在交谈的两个人,不过淡蓝色的帘幕遮挡住他的视线,隔壁病床的病人也将帘幕拉上,虽然看不到,但仍阻挡不了声音往外流散。
  铃、铃、铃——
  女声还来不及回应,制式的手机铃声先响起。
  「先生,不好意思,」有护理人员靠近,低声说明,「病房里禁止使用手机。」
  「好,我知道了。」男声随即应道,脚步声听起来也有些急促,看来他很快便走到病房外讲电话,但他的声音仍旧断断续续地传进辰逸阳的耳里。
  「喂?」男声接起手机,静静地聆听了好一会儿,「……知道了,我马上回去。」随即喀地一声,手机盖被清脆地阖上,皮鞋踩地的声响慢慢回到隔壁病床。
  女声迟疑了一下,问道:「怎麽了?」
  「公司打来的。」男声解释着,「阿伟说,『晨星』刚刚通知赖总监,比稿日要提前一周。」
  「一周」女声倒抽口气,「那我们不是更赶了吗?」
  「对呀,所以妳乖乖休息,我先回去处理。」
  「喔……」
  「妳一个人,真的可以吗?」男声略显担忧地问。
  「当然。」女声很快答複,「我没问题!」
  帘幕被刷地拉开,又轻轻阖拢,脚步声越来越小,直到再也听不到,病房又顿时恢複悄然无声,只剩外头护理站隐隐传来有人在走动、说话谈论的杂音。
  辰逸阳慢慢闭上眼睛,小心地抬起右手臂,轻轻覆压在酸涩的眼皮上……好累。
  明明才刚醒来不久,却好像花了很多体力在修複伤处,眼睛没睁开多久,就疲倦得想再度闭起来。他索性闭上双眼,阻断床头日光灯的侵扰,让自己陷入深深暗黑,思索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啊,是出了车祸吧。
  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这种事,那辆车到底怎麽了?其它人还好吗?
  病房四周不时传来嘈杂的说话与走动声,他想找个人问清楚,但因爲全身无力,只能虚软地躺着,想起那个女孩……过往岁月倏然在眼前窜过。
  好无聊。
  六月,一个台风扫过边缘又转向,也没下什麽雨,幸好梅雨季让水库进帐不少。冰箱里的水果开始出现荔枝和芒果,天气很热,家家户户开起冷气,一个跟过去十年都没什麽不一样的夏天,又来了。
  辰逸阳倚在热烫的水泥天台边,听底下教师办公室的冷气嗡嗡运转,微瞇着眼,双手撑着下巴,抬头望着蓝到没有半片云的天空……
  这时间应该在教室午休,他却偷溜出来,在不经意发现的天台上,懒洋洋地站着,什麽也不想,就这麽望着遥远的天际,那朵疑似薄云的影子。
  「好无聊喔!」娇嫩的嗓音在他背后响起,辰逸阳难得地挑眉,转头朝声音来源瞄了一眼。
  一个女生用亮晶晶的缎带绑着公主头,虽然和他一样都穿着制服,但她看起来却体面多了,白衬衫烫过,百褶裙上一条条的褶痕,也烫得工整分明,细直双腿下踩着纯白蕾丝边的反褶袜,搭配一双全新的黑皮鞋。
  她整个人看起来干干净净的,打扮得体,不过长相只称得上普通,勉强说是可爱,但和漂亮完全不在同一个等级里。
  「唉,要做什麽好呢……」
  她不太淑女地用脚踢踢门坎,跨进天台,直线往前趴到最近的台面上,弯起右脚,鞋尖在地面点啊点的,发出很没有节奏感的闷响。
  「好无聊~~」她又再说了一次,小脸趴在手臂上,转来转去。
  那道背影,竟让辰逸阳的视线无意识地跟随着,直到她闪亮发饰折射的阳光刺亮他的眼,他才撇唇回头,再次专注地望着原本在欣赏的风景。
  「……咦?」女生像是听见什麽动静,突地转身,裙角略微摩擦水泥边台,发出细碎的窣窣声。
  「你你、你是谁?」她的嗓音紧张。
  这麽没警觉性,现在才发现他吗?虽然说他也没有特别做什麽,不过被打断也是很困扰的,辰逸阳微偏脸,给她一个「妳在这里不受欢迎」的表情。
  「妳是谁?」连声招呼都不打,就随便闯进别人的地盘,居然还敢这麽问?根本就像打电话给别人,却问对方是谁一样的莫名其妙。
  「我、我叫江可儿……」她乖乖回答,却又丢出问题,「你什麽时候在那里的?」
  「一直。」总之比她早,辰逸阳没好气地回答。
  江可儿——原来她就是校内大名鼎鼎的江家千金。
  所有学生都知道,她不仅上下学有司机、保镳接送,日常生活用的、穿的、吃的、玩的,全部都是顶级名牌。国一刚入学的时候,她父母还到校作陪,陪她整整上了一个礼拜的课。再加上他们家捐给学校的钱,足以让校长及董事会对他们鞠躬哈腰、言听计从……
  这种家庭出身的千金,想必骄纵成性,令人讨厌。
  辰逸阳皱了皱眉,往旁边移了一步,刻意拉大与她之间的距离。
  「噢……你先来的啊?」
  知道还不快走?他不想理她,眼角却瞥见她低头,轻微困窘地拉拉裙子。
  「我刚刚怎麽都没有看到你?」
  他不屑地抿着唇。
  都跷午休了,当然要像他一样,躲在门后的夹缝区域,才不会一眼就被看穿,她站在那里,只要有人经过,立刻就会被抓包……见她眨着无辜的圆眸,辰逸阳放弃指正她的念头,她看起来就是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样子,还是算了。
  他径自抬头仰望天空,摆明没兴致跟她交谈。
  没想到江可儿却热切地凑到他身边,摇晃圆圆的脑袋,露出小狗般可爱的笑容,问道:「喂,你怎麽不说了?」
  她一定是被人保护过头了——因爲她看不懂人家拒绝她的表情,真的看不懂。他无奈地发现。
  他暗吁一口气。
  「……我不想说。」
  「爲什麽?」她又一脸热情地看着他,「我们找到同一个地方逃课,这就是默契啊,应该很有话聊的!」
  辰逸阳忍住没翻白眼。
  最好是,他会待在这个地方,就是不想遇见任何人。
  「哔哔哔!」尖锐的哨音突然响起,如雷嗓声兜头劈下,「午休时间,你们在这里做什麽?」
  辰逸阳直觉转身,瞥见站在外侧的江可儿下意识往前站一步,虽然只是个极微小的动作,却有着想用自己身体挡住他,不让人发现他的义气。
  ……笨蛋,怎麽可能遮得住?
  脑里这麽想着,心里却有一股「她好像不是那麽令人讨厌」的念头,缓缓攀升而上。
  「哔哔、哔哔!」哨音又再次响起,两个人僵直地保持不动,辰逸阳瞇起眸,身体绷紧。
  「你们两个,不準跑!」
  极重的脚步声逐渐跑远,江可儿似乎也察觉到了,放松地大口吐出憋住的气息,她轻拍胸口,回头对他吐舌一笑。
  「还好……不是在说我们。」
  辰逸阳眨眨眼,撇开头。可能是光线灿烂的关系,她的样子在他眼里,竟有一瞬间显得,有点可爱……
  他冷着神情,靠回天台边,隐形地拉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
  「这些小鬼,午休不睡觉……」门外声音乍响,这次似乎离他们比刚才更近了一些,「你上去看看,是不是有人躲在天台。」
  闻言,两人对看一眼,心头皆是一惊。
  「林老师,刚刚那两个不是跑了吗?」
  「他们是正要爬上去,说不定里头早就有人了……唉,你新来的不知道,我们的学生很皮,以后你每个地方都要巡到,知不知道?」
  「喔……」
  脚步声慢慢往门口靠近,辰逸阳瞇眼扫视一下,反应很快地躲到门后与墙壁间的缝隙,背靠在墙面上,接着他定神一看,江可儿还傻愣在原地,他一把拉过她,眼见实在没地方可以容纳她,只好让她整个人贴在他胸前,一起躲着。
  瞪着彼此间失去的距离,辰逸阳不满的闭上双眼。就当作还她刚才想要替他遮掩的人情吧……等危机解除,从此两不相欠。
  江可儿因爲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全身僵硬,动都不敢动。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天气太热的关系,她的身体好像也越来越烫,辰逸阳微偏着头,皱眉盯着她颈背,有股淡淡的粉红从她白皙的皮肤底层不断冒上来,随着时间拉长,色泽也益发加深,变成比较浓的樱花粉色……
  他不着痕迹地缓缓吐息,想抑制自己莫名上升的体温。
  「唉,好热啊……」新来的老师低声抱怨着,一把推开天台的门,踏上散发袅袅热气的水泥地。
  「哪会有人躲在这里——」他往前走了几步,看看左右,墙角几盆花草奄奄一息地垂着,毫无生气。陈旧生鏽的蓝色铁门,因他推开时的手劲还在摇晃,发出缓慢的咿呀声响,徐徐退后……退后……
  躲在门后的江可儿瞪大了双眸,眼看铁门就要撞上她的鼻尖,泄漏两人的蹤迹……没想到突然有只大手从她身后伸出,悄然无声地托住铁门,微微使劲,使它反弹回去一些。
  「咦?」
  新来的老师回头,不解地望着铁门。看它余震地晃呀晃,侧耳听听,天台一片静寂,他怀疑自己是被阳光晒出幻觉了,没听见铁门撞上墙壁,它就已经弹回来了……
  唉唉唉,幻觉啊,这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他摇头晃脑地离开天台。「徐老师,没有人啊,我们是不是要去别的地方巡巡看……」
  危机一解除,辰逸阳暗自吐息,立刻放开江可儿。
  她踉跄地往前走开几步,转过身,跟他面对面,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各自喘着气。
  「那个、」江可儿吞咽口水,试图平抚紧张的心绪,「谢谢你……」
  要不是他反应快,她一定会被抓包,然后老师就会告诉她的父母——噢,她努力了一整个礼拜,好不容易才说服爸妈不要到学校来陪她上课,现在要是让他们知道她跷了午休,他们不知道又会做出多夸张的事情来!
  辰逸阳见她一脸万分感激的模样,不自在地别过脸。「这没什麽。」
  他侧身倚回天台,江可儿很快跟了上去,开心地站在他身边,学他靠着天台,瞅着他嘻嘻笑。
  「欸,怎麽会没什麽,你救了我耶!」
  辰逸阳无言地看她一眼。刚刚还想赶她走的,经曆这麽一场,虽然两不相欠,也不好明说要她离开……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没这麽严重吧。」
  「怎麽会不严重」江可儿稚嫩的嗓音顿时拔高八度,两手在空中用力比画,「那是我爸妈耶——噢对了,你不认识他们,所以你不知道……哎呀,等你认识以后,你就会知道他们有多可怕了!我就是因爲这样,才会跑出来的……」
  她碎念的声音不停,辰逸阳也没仔细听,任她自顾自高兴地说着,抬眼看见天际的薄云又飘近了一些些。
  「……所以啊,我不是真的要逃课,只是想透口气嘛!」江可儿擦擦鼻子,忽然想到什麽似地戳了他一下,「欸,那你是爲什麽要逃课啊?」
  辰逸阳转头瞥了她一眼,午休结束的锺声正巧嘹喨响起。
  「咦?」江可儿侧耳一听,「啊,糟糕,我要回去了,你也赶快回教室吧!」她像靠近时一样轻巧地离开,走到铁门边,又忽然倒退回来——
  「我差点忘了!」她嚷嚷着,右手直接去勾他的小指,提高到两人眼前。
  「喏!你救了我,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好朋友了,以后这里,」她拍拍心髒的位置,「有你一份,有事别忘了找我罩你!」
  辰逸阳不可置信瞠目地望着她的举动,发现他没有反应,她干脆直接用左手抓住他的大拇指跟自己的盖印。
  「好了!」她咯咯地笑开,满意地放开他的手,郑重宣布。「那我走啦,掰掰!」
  她轻快地跳过门坎,消失在楼梯的那一端。
  辰逸阳低下头,看着留有如太阳般余温的手指,明明还是自己的手,却感觉到一股不熟悉的空旷……大拇指因爲她很用力的按压而泛红了,他就这样看着,一直看着。
  朋友?
  其实他根本不在意,自己有没有被谁摆在心口的位置,像他这种人,不需要朋友……
  完全不需要。
  辰逸阳深吸了口气,握紧拳头,驱走那种逐渐空旷的感受。
  「辰逸阳!」
  烦死了,他没有耐心地转身看向来人。
  现在这个不请自来的朋友,每天午休都会跑到他透气的天台等他,跟他嘻笑谈天,丝毫不在意他的冷酷以对,径自拉他聊天聊地聊东西聊南北,还问了一大堆他个人隐私问题……
  「你几公分?」第二次见面,她这麽问他。
  他横了她一眼,「一百六十七。」问这个干麽?
  「你现在国三,所以是十五岁对吧?」
  「嗯。」
  「你生日是什麽时候?」
  「干妳什麽事。」
  她完全不受他的冷漠所影响,总是热情地拉着他问东问西,真搞不懂她怎麽对他这麽好奇,而且她每次看到他的开场白都是——
  「辰逸阳!」
  江可儿非常兴奋地对他招手,小跑步到他身边,一起趴在天台边。虽然他国三,她才国一,照理说该喊他一声学长,但她坚持他们是「好朋友」,所以可以直呼对方的名字,时间久了,他也就随她去……
  这段日子下来,辰逸阳渐渐发现,想阻止江可儿做一件事情,往往只会牵扯出更多的「爲什麽?」、「难道你不是我的好朋友吗?」那类让他很难回答的问题。
  他撇撇嘴,知道就算不开口,她一定也可以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欸欸欸,我跟你说、我跟你说,今天有一件大事喔——」江可儿高兴地扯着他的袖子晃动。
  看吧,来了……辰逸阳勉爲其难看她一眼,「什麽事?」
  江可儿掩着嘴笑,眼睛贼兮兮地转着,抿了抿红唇边的笑花,这才开口,「今天是我的生日!」
  辰逸阳盯着她嘴角,眨了眨眼,回过神来。
  「喔。」
  「——喔?」她不甚满意地拉高尾音,「你怎麽只说这个?」
  「不然要说什麽?」
  「你要跟我说『祝妳生日快乐!』,然后再问我,『生日有没有想要什麽礼物?』这样才对嘛!」
  她嘴巴微嘟,他一看到她这个样子,突然觉得很想笑。
  「喔。」他假装摆酷,不爲所动。「妳要的礼物,妳爸妈一定已经买给妳了。」虽然知道她个性不坏,但她身爲千金大小姐,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才没有。」江可儿一脸严肃地摇摇头,虽然爸妈不听她的话,还是买了很多她不需要的东西,但她已经明白他们爱她的心了,所以那些东西,她都请管家李姨偷偷帮她捐给慈善团体。
  而且……「我想要的东西,用钱买不到。」
  「喔?」辰逸阳挑起一眉。
  江可儿低下头,忽然变得有点害羞,「……你要送给我吗?」
  「什麽?」
  她默默从裙子口袋里,掏出一条红色缎带,蹲下身,面对他垂在身侧的右手。她轻轻把红缎带绕过他手腕,在手背处打了一个相当漂亮的蝴蝶结。看起来似乎是有练习过。
  接着她直起身,双手背在身后,抬头看着天空,「我帮你把礼物包好了,你要送给我吗?」
  辰逸阳低下头,看看自己被「包装」好的右手,她要的礼物……是他?
  江可儿没有看他,表情看似很自然,但其实心髒却咚咚咚跳得好大力,让她快喘不过气了……
  那天爸爸问她生日想要什麽礼物,她本来也没特地想些什麽,因爲每一年就算想破了头,还是觉得所有想要的东西,都已经有了,晚上睡前躺在床上,脑海里突然闪过辰逸阳的脸。
  她有一点惊讶。
  ……不过惊讶过后,原先模糊的心情,忽然变得清晰起来——对呀,她喜欢他。虽然还不确定是不是像电视上那种刻骨铭心的喜欢,但绝对是一种「想要永远都跟这个人像现在这样相处下去」的喜欢。
  因爲他跟别人不一样,虽然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但他不会因爲她是千金小姐,就对她特别客气、故意讨好……她好喜欢这麽率真的他。
  希望他会答应把自己送给她,一直跟她当好朋友,不要因爲毕业离开学校,就断了联络。
  「我说妳——」辰逸阳终于开口。
  「啊!」江可儿迅速打断他,转头,对他笑了笑,「哎呀,这样问你一定很突然吼?哈哈哈!你不要紧张啦,又不是要你现在立刻回答。」
  她拍拍他的肩膀,收回手,顺势擦掉自己额旁的汗,「那个……我看,这种事情一定要好好考虑的,」呜,她是卒仔,一看到他要开口,表情还是冷冷的,就害怕得不敢现在面对结果——
  「下礼拜是毕业典礼,那天我会在这里等你,你再跟我说你的决定好了!」
  她笑嘻嘻地转过身,「啊,快上课了,我先回教室,」她脚底抹油,溜到门口时回头,给他一个再灿烂不过的笑容,「下礼拜在这里,不见不散喔!」
  辰逸阳望着她飞快消失的背影,有些怔忡……
  后来在她的百般纠缠下,他很不耐烦地回答了自己的生日,那时她还很快乐地转圈圈,害他无法应付地佯装生气,不等打锺就提早离开。
  但他心里很明白,自己其实并不讨厌她。全校有那麽多地方可以去,他却每天午休都到同样地方,听她聒噪说话……
  他本来,其实是想伸出手的。

        上一篇: 搞笑动态啪啪图         下一篇: 动态美图-第2893期


特级婬片国产高清视频-很很鲁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亚洲欧美国产v一区-99视频精品国产免费观看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